娇术

宋三冬
顾愈出身名门,清贵无双。他姿容清正,蕴藉风流,弱冠便引众多世家女子芳心暗许。惜乎,时局混乱,烽火未靖,他自领兵权请战,六载未归。后又遇皇权更迭,为免陷于储君站队,妻位悬空。为堵祖母对血脉之忧心,顾愈临时起意纳了一家商贾庶女为妾。宋绘身份低微,不至于日后惹妻子不快。宋绘为人聪慧,不至于在勾心斗角落败。宋绘花颜月貌,不至于折损了他的兴致。这乃他起初本意。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主角 ┃ 配角
-这社会提倡自由恋爱,你为什么相亲?-懒得动情。陶瓷打扮新潮,妆容精致的踩着高跟鞋进咖啡馆。季承穿着扣到顶的衬衣坐在拐弯处的尽头。“季先生你好,我是冯阿姨介绍来的。”季承略带深意弯弯唇“陶小姐,久闻大名。”*相亲奇葩无数,陶瓷洋洋得意能成为其中一员。“婚后你的收入会交给我管吗?”“如果我不上班你有意见吗?”“我不想生孩子,会很疼,你同意吗?”“都听你的,不过,性生活的安排你是怎么想的?”虚荣心特强

小裁缝

宋三冬
剪裁时,执刀如握笔。缝制时,施针像操琴。他喜欢她这时候的目光,温和而专注。他更喜欢——她拿着软尺量他肩宽和腰。仿若是求吻和拥抱。好像在说——你亲亲我呀。你抱抱我呀。“但我更想上你,想把你揉碎在骨子里。”

再栽就是狗

宋三冬
-如果人有下辈子 她要变成他爱的人 然后不爱他-再栽他身上 她就是狗江津订婚消息被媒体报导那天,辛家正在夜店玩。她连质问都懒得质问,当天晚上就回金丝笼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。别人同情又嘲讽。她倒满不在乎,“不被别的女人看上,那我的眼光得有多差。”再相见的时候,他看她的目光依旧排斥又警惕。辛家画着美艳的妆,瞧他“你不用这么冷淡,我没想过要再纠缠。”***“听说江大少最近在学狗叫?叫来听听。”“汪汪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