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节(1 / 2)

种苏失笑,“当时真没想。我好歹是个女子呢,况且也非趁人之危之人。”

“现在呢?”李妄慢悠悠道。

种苏:……

种苏耳尖倏然发热,心跳快了起来,不知为何,从进入巷中之后,两人不自觉降低了说话声,此时李妄那声音低沉微哑,犹如在耳边低语一般。

这令种苏的记忆瞬间回到了那一日,连旁边的那个废弃小木架都还在,今夜月光似乎要比那时明亮一些,小巷里光线更清楚一点,却也是朦朦胧胧的,有种别样的美感。

“还认得吗?”

只见李妄从袖中取出一物,种苏拿过来打量,慢慢睁大了眼睛,居然是她曾在路边买下的那盏小花灯。

正是那卖花灯的摊主提议她抄这条近路,来此赏月。

而当时巷中黑暗,种苏曾提着这小花灯照过李妄的面孔,后放在旁侧小木架上照明。后来她离开时,忘记带走它,只以为遗失,早忘记了,直到此刻见到,方重新想起。

“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李妄挑了挑眉,没有说话,种苏转念一想,却明白了,这也算“淫|贼”的证物,大抵他那时离开时一并便带走了。

种苏想着好笑,又问道:“怎么想到今日带出来?”

“忽然想到了,”李妄说,“就顺带带出来给你——没想到会来这里。”

听了此话,种苏忽然想起种瑞说的那个梦,她至今仍不好下定论,对此半信半疑,但或许世间确有天意,许许多多的事,早已注定。

种苏拿出火折子,点亮小花灯,暖黄的光亮登时照亮一小方天地,也照出二人的面庞。

在那光亮里,李妄的眉眼一如当初初见般惊艳。

两人都没有说话了,小花灯令这深巷仿佛穿过了时光,愈发如同那日初遇之情景。

李妄缓缓伸手,将小花灯从种苏手中接过,搁在那小木架上——或许也是原来的位置。

种苏笑了。

“陛下,你坐下。”种苏说。

李妄深深看了种苏一眼,慢慢坐下,背靠着小巷墙壁,一腿曲起。

种苏徐徐蹲下,她身着女装,眼中是两团小花灯的光亮,以及李妄英俊的面容。

两人面对面,注视彼此的双眼,不知谁的耳朵染上红晕,谁的心跳即将失控。

“当初我真没想怎样,”种苏轻声道,“但现在,我想这样——”

种苏蹲在李妄面前,单膝跪地,高出李妄些许,她手中的小扇子轻轻挑起李妄的下巴,微微垂眸,带笑的双眼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李妄。

“放肆。”李妄抬眸,眼神深邃,声音低沉却缓慢。

种苏一笑,正要收回手,手腕却被握住,小扇子依旧抵在李妄的下巴。

“朕允许你更放肆些。”李妄低哑道。

紧接着,种苏只觉腕上一紧,被轻轻朝前一带,李妄的面孔倏然近在眼前。

种苏眨了眨眼,心跳猛烈跳动。

李妄靠在巷壁上,一如那日模样。

那日的记忆其实已被他曾刻意遗忘,然而此刻却忽然无比清晰的记起。那日他中了招,但今日并未被下|药,也未喝酒,情形却与那日好不到哪里去。

李妄一只长腿微曲,种苏位于他身前,一如那日,李妄微微仰头,看着种苏。

种苏的气|息和他一样灼人,唇|瓣柔软的不可思议,唇|齿相碰时,李妄喉结无法克制的滚动,吞|咽。

种苏面颊通|红,气|息不匀,微|喘了声。

李妄扣在种苏腰间的手收|紧,眼尾慢慢发红。

远处的河畔传来悠扬琴声,微醺的行人说说笑笑路过,夜色渐深了。

种苏与李妄从小巷中走出来,不远处的桑桑与陆清纯见二人出来,便又跑远了。

种苏轻轻咳嗽一声,不自在的抿了抿唇,口脂全都消失了,唇却愈发红润。

她瞟了李妄一眼,李妄眼尾红晕还未完全消散,却已调整好表情,神情自若,自然的与她靠近,再度牵起种苏的手。

“后来呢?”李妄忽然开口问道,声音似乎仍带着点哑。

种苏知他问的是那晚后来的事,想了想,记起来了,说:“本来打算去观月楼的……”但后来没去成,天晚了,便回去了。

今日还有点时间,种苏说完之后,李妄便带着她,来到观月楼。

最新小说: 老娘一定要侍寝 元宝儿 蛰雷 春风酿山河 大秦铁骑 女扮男装后皇帝却弯了 太子追妻风烟起 最强世子爷 大人他想硬饭软吃 辞天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