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节(1 / 2)

海水漫涌,覆面徐徐冲刷上来,把他裹进浪头里,又不紧不慢地向后退回。

明炽试着闭上眼睛憋气,耳旁被海水淹没的那一瞬间,还是忍不住呛咳了两声,立刻有海水涌进来。

有人伸手揽过他的肩颈,想要把他从水里抱出来,却被明炽握住那只手。

明炽依然阖着眼,握住影子先生的手掌。

下次再有海水冲刷上来,他顺利地闭住了那一口气,睁开眼睛抹了把脸,眼睛亮晶晶地朝着影子先生笑。

明危亭看着他,也透出笑来,和明炽一起躺下。

他也学着明炽的动作躺在明炽身边,又相当专一敬业地伸开手臂,当了小先生的枕头。

明炽是会游泳的——就算暂时还不会冲浪和潜水,但毕竟在望海别墅住了那么久,又总是被姨姨拖出去玩水,游泳总还擅长。

这些天里,明炽自己也试过在浴缸里练习闭气,但好像还是和海水的感觉不同。

海水漫涌上来,占据视野占据听觉,耳旁只听得见水流涌动的声响,还是容易让人在一瞬间闪回过些铺天盖地的窒息感,脑海里会瞬间变得空白。

……但只要握着手就完全不成问题。

不仅不空白,他还有闲心想起别的事。

明炽忽然想起来,自己好像还在头顶的崖壁里藏了串葡萄。

回来的路上买的葡萄。导航先生把他们领回到这里的时候,明炽蹦起来顺手藏上去的。

之所以要买葡萄,是因为今晚是七夕。

今晚是七夕,但这么好的时间,这里也没有一颗葡萄藤。

海边的沙滩上除了崖壁就是礁石,海水咸涩海风凌厉,长不出葡萄藤倒也不是葡萄的错。

明炽随机应变,回来的路上买了串尝起来最甜的葡萄,跟摊主借了水洗干净,决定拿来临时顶替一下。

他把这个传说讲给了影子先生,然后和影子先生一起从水里湿漉漉站起来,找着了藏好的葡萄。

七夕这天,在葡萄底下说悄悄话,心诚则灵。

……

所以他们两个在那串葡萄底下,一边摘葡萄吃一边聊天,差不多说了一百句悄悄话。

这是第三十九件高兴的事。

第四十件,是明小先生刻好了自己的第一方印,拿出来沾了点海水,端端正正印在了明先生的手心。

海水留不下痕迹,明危亭低头看他,轻声说:“等回去换印泥。”

“不着急。”明炽对这方印还不满意,“再练几次,挑个最好看的。”

明危亭问:“不是七夕也来得及?”

明炽有些没反应过来,怔了下:“什么?”

“盖章。”明危亭说,“和签字的法律效力等同。”

他闭上眼睛,详细回忆了下刚才的触感,在明炽掌心慢慢勾勒出那些暗纹,又念出上面的字:“明、炽、之。”

明炽没料到影子先生还有这一手,睁大了眼睛,耳朵有点发烫。

他轻咳了一声,诚实承认:“最后一个‘印’字没刻好,就铲掉了。”

“很合适。”

明危亭摇了下头:“这三个字就足够。”

“‘之’用在偏正结构里,意思等同于现代汉语‘的’,你印在我的手上。”明危亭翻译,“我是你的。”

还记得要说悄悄话的要求,他的声音很低,在此起彼落的潮声里,透出完全认真的郑重柔和。

“我是你的。”

最新小说: 禁止游客觊觎已婚饲养员 可是他说爱我欸[娱乐圈] 从万米高空降临 心如死灰后他们后悔了 真少爷其实也是假的 明争暗秀 我当你是兄弟「快穿」 与大佬的婚后日常 穿到十八年后成顶流 你好,你睡得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