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(全文完)(1 / 2)

今天是姜恪和姜澜五岁的生辰。姜恪是府中五郎姜崎和周漾漾的儿子, 姜澜是七郎姜嵘和宋臻的女儿。宋臻和周漾漾一前一后被诊出有孕,没想到那么巧,最后在同一日发动给府中添了人丁。

小孩子娇弱, 夭折这样的噩事偶有发生, 尤其是五岁以下。所以京中孩子们大办的生辰第一个是周岁, 第二个就是五岁的生辰。寓意着平平安安地过了前头五年,往后余生也都能平平安安。

姜府人口多,给小主子庆五岁生辰是很热闹的事情。尤其还是两位小主子同一日操办庆生宴。

一大清早,府里的下人们来来往往脚不沾地, 行动比往日匆忙了许多。

老太太那边派人送了东西过来,宋臻赶忙仔细瞧过,又给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, 让她去打听老太太给五房那边送了什么东西。

——她总担心因为她生的是个闺女而偏心。

侍女很快打听完回来,听说两边送的东西一模一样,这才乐了。她美滋滋地去找女儿,却扑了个空。

“澜澜起得早, 嚷着要出去看雪。乳娘将人抱出去走一走,许是去梅园玩了吧。奴婢将人寻回来?”

宋臻摇头说不用, 先去忙给姜澜庆生的事情。忙了好一会儿不见女儿回来,让人去寻, 这才知道她哪里是去看雪?又跑去六哥院子找姜怀了。

她是真弄不懂, 姜怀那个小怪崽崽这也嫌那也嫌和他父亲一个模样, 怎么就那么招小孩子喜欢?府里半大的孩子总往那边跑, 遭了冷遇悻悻而归,过几日又巴巴跑过去找怀哥哥、怀弟弟。

要不了多久宾客就要到了, 她得把女儿抱回来换身衣裳。宋臻没让侍女过去接人,正好得了闲自己过去寻女儿。

到了地儿, 宋臻还没进去,就听见了屋子里小孩子的嬉闹声。一听就知道不止一两个小孩子。

退红笑盈盈地迎上来福了福身,一边将人请进去,一边说:“澜姐儿正在屋里玩雪呢。”

今儿个是正月二十,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。前几日断断续续连着下了四五日的雪,虽地面的积雪自有府里的人清除,可檐上仍压着一圈雪呢。

天冷得宋臻不想讲话。一进屋,扑面而来的暖意让宋臻顷刻间通体舒畅。

屋内燃着火盆,架子上的熏香是小孩子喜欢的果香。五六个小孩子围坐在柔软的地毯上。

见宋臻来了,一群小豆丁都站起身,声音或长或短或高或低地唤一声“七婶娘。”

宋臻笑着一一看过,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姜怀的身上。

姜怀明明是年纪最小的那一个,才四岁。可五六个孩子都围在他身边。来前宋臻还撇嘴不理解府里这群孩子怎么总来找姜怀,可是不得不承认她一进来,一圈孩子中一眼就看见姜怀。

小孩子都可爱。可是怎么会有小孩子长得这么好看呢?倒也说不好长得像姜峥还是俞嫣,简直是融了两个人的所有优点,又有着小孩子特有的干净纯稚,太惹眼、太招人喜欢。

小小的一个人端正地坐在那儿,眉宇间浮着温和的浅笑,永远干净整洁身姿挺拔,是完美的别人家的小孩。他永远不会像任性的小孩随意哭闹,喷嚏口水甚至尿裤子这种事似乎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他身上。

前两年,宋臻曾问过女儿为什么总喜欢去找姜怀。那时候女儿才三岁,说话还不能说得顺畅,而姜怀还比女儿小一岁多。当时女儿握着小拳头敲了敲小脑袋,想了好半天,才结结巴巴地说:“怀……弟弟好看!”

她收回思绪,笑着询问:“玩什么呢?”

这群小孩子围着的小方桌上摆着一个个长盘子,每个盘子里放着不同颜色的染料。侍女从外面梅枝上摘了干净的学,一捧捧雪放在不同染料上。屋内暖烘烘,一堆堆雪满满融化。融化时和br />

这就是姜怀的玩雪。能这么玩雪,也难为他想得出来。

宋臻感慨,姜怀招人喜欢可不完全是因为他长得不像俗世凡人。小孩子都爱玩,他玩的东西总和别人不一样。

“阿娘!你看红色的雪!”姜澜站起身来拉住宋臻的衣角让她去看雪。

宋臻没看雪,只看见女儿的小手被红色的染料染得红彤彤。她再扫了一遍这群孩子,每个人手上、衣衫上或多或少都沾了些染料。小孩子嘛,太正常了。可唯有坐得离那些染料最近的姜怀一双小手干干净净。

“澜澜,咱们该回去了。回去换新衣裳,等着过生辰。”宋臻摸摸女儿的头。

姜澜回过头望向桌子上的染料,依依不舍。

姜怀对她笑,道:“六姐姐该回去了。下次再来玩。”

“嗯……那我有没有生辰小礼物?”姜澜问。

姜怀微笑着对她点头。侍女拿了个盒子递给姜怀,姜怀再亲自交给姜澜,道:“给六姐姐挑的,希望六姐姐喜欢。”

姜澜迫不及待地打开,看着里面的玩具笑个不停。

宋臻扫了一眼,也不知道是什么玩具。她重新望向姜怀,心里怀疑这是俞嫣给姜怀准备的,还是姜怀自己想到的?若是后者……宋臻轻轻摇头,再次感慨这个孩子才四岁而已。

既然过来了一趟,她得打声招呼,直接带走女儿有些不和礼数。

“天寒,多躺一会儿很好。”姜怀立刻说。

宋臻隐约听出了姜怀语气里的维护之意,心下觉得好笑。她也没久留,带着女儿回去收拾。

刚出院子,宋臻迎面遇见来接姜恪的周漾漾。

“阿恪在里面呢。”宋臻道。

两个人也没多寒暄,一个离去,一个往里面去接儿子。周漾漾牵着儿子的小手往回走。

没走多久,姜恪的步子慢下来。

“这就累啦?不是说就在屋子玩没出去野跑吗?”

姜恪嘟囔着:“我才没累……”

周漾漾捏捏儿子的小手笑起来,笑出一对小酒窝。然后她蹲下来将儿子抱起来。

被母亲抱起来的感觉可真好。可是姜恪害怕!

“娘!娘!放我下去我能自己走!爹爹知道累到娘亲又要打我了呜呜呜……”

周漾漾一双眼睛笑成一条缝,她捏捏可爱儿子的小肉脸,说:“娘亲喜欢抱着你。咱们不让爹爹知道好不好?”

姜恪眨眨眼,笑着抱住娘亲的脖子,将脸埋在周漾漾的颈间,在周漾漾的衣领上蹭了不少湿哒哒的口水。

姜澜和姜恪先后被接走之后,其他几个小孩子也没待多久各自散去。

姜怀坐在桌后看着桌上的五颜六色,他端起一个个盘子,将里面混着染料的湿雪尽数倒在一个盘子里。

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,看着不同颜色的湿雪慢慢互相渗透。当七彩消失,成为一团黑时,他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。

“都扔了。”他吩咐一声站起身。他仔仔细细地洗了手,然后穿了毛茸茸小袄,去找俞嫣。

寝屋里晕着淡淡的青桂香,床幔垂着挡住床榻里面。姜怀脱了小袄和外衣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掀开床幔一角。

俞嫣侧躺而眠,长长的眼睫在皙白的脸颊上投下一双阴影。床榻内光线晦暗,也藏不住她娇靥的柔美细腻。

姜怀歪着头多看了俞嫣一会儿,小心翼翼地爬上床,靠着俞嫣。属于娘亲的气息就在周围,让姜怀很快闭上了眼睛。

他刚爬上来,俞嫣就有所感。她懒懒睁开眼,瞧见蜷缩在她身边的姜怀,唇边不由攀了笑。她伸出手将儿子抱进锦被,也抱在怀里。

屋子里暖和,锦被里更暖和。

母子两个同时懒洋洋打了个哈欠,相互依偎着睡去。

至于姜峥,天还没亮就出了门,要去上早朝。下了朝,他也没直接归家,而是进了东宫。如今他是太子太傅,要给赵瑜授课。

·

快晌午,姜府宾客云集。姜恪和姜澜两个小寿星都穿着红色的小袄,胸前坠着大大的平安锁。

沈芝英和怀荔也过来了。因为俞嫣的关系,她们和姜家频繁走动,即使是姜府别房办事,她们也要过来走动一番。

在前面和五房、七房的人寒暄过后,她们便直接去找俞嫣。

怀荔今日过来带着一双儿女,她只生育过一回,没想到好运来,竟是一对龙凤胎。儿子叫燕允樟,女儿叫燕允棉。两个小家伙和姜怀同岁,只小四个多月。

沈芝英却是一个人过来,没有带啾啾。

“可冷着了?”俞嫣蹲下来,微笑着对两个小孩子说话。

“不冷。”

“冷。”

这对龙凤胎同时开口,却说着相反的话。

“冷!”燕允棉重重重复。她朝俞嫣伸出一双小短胳膊,委屈吧啦地糯声:“姨姨抱!”

仔细瞧,她的眼睛已经泛了红。

俞嫣赶忙将她抱起来,捏捏她的小手,软着声音和她说话:“冷到允棉啦,咱们在屋里多坐一会儿就不冷啦。”

“嗯!”燕允棉点头,歪着头枕在俞嫣的怀里。

怀荔和沈芝英相视一笑。

姜怀从外面进来,燕允樟立刻朝他跑过去。就连坐在俞嫣腿上的燕允棉也软绵绵地喊了声“怀哥哥”。

俞嫣笑着将腿上的燕允棉放下去,对姜怀说:“带弟弟妹妹去花厅玩,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哦。”

姜怀点头说好。他迟疑了一下,朝沈芝英走去,规矩地问了好,然后才问:“阿翎妹妹今日怎么没有来?”

沈芝英弯下腰柔声对他解释:“啾啾昨天晚上吃多了些,今日肠胃不舒服,就没跟来。”

姜怀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又一本正经地说:“还请姨母转告阿翎,她要养的那盆水仙开花了。”

沈芝英微笑着答应。

“怀哥哥,我也要水仙花!”燕允棉去拉姜怀的袖子。

“我也要!我也要!”燕允樟也跑过来嚷嚷。

姜怀没答应,而是说要带他们去翻画册子,找到自己喜欢的花,可不能人云亦云。

人云亦云这词冒出来,沈芝英和怀荔颇为意外。

待三个小孩子出去,怀荔对俞嫣打趣:“你怎么养了个人精?阿怀怎么看都不像个四岁的!”

俞嫣将一粒糖递进口中,尝了甜味儿才说:“遗传的,表面会装。”

别人都说姜怀是个小神童,他自己也喜欢在人前一言一行板着自己,真真遗传了他爹的“虚伪”样。不过身为母亲,俞嫣一日日见着他长大,也看见了很多别人不会看见的孩子气。

有时候看着姜怀在人前乖巧礼貌,一转头皱眉嫌弃样子。俞嫣时不时会恍惚,好似在姜怀的身上能看见姜峥的影子。每当这个时候,她就忍不住去想,当初她和姜峥刚刚在一起时,他每次温声细语对她说情话,一转头是不是也皱着眉一脸嫌弃?

越想越生气。

最新小说: 老娘一定要侍寝 元宝儿 蛰雷 春风酿山河 大秦铁骑 女扮男装后皇帝却弯了 太子追妻风烟起 最强世子爷 大人他想硬饭软吃 辞天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