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(敏敏)(1 / 2)

敏尔坐在马背上, 明明是赛马比赛,她却悠闲地由着马儿慢悠悠地往前走。她略微抬起脸望着蓝天。薄薄的云雾挂在蓝天之上,敏尔看得走了神。异乡的天, 蓝得遥远, 远非家乡的湛蓝生动。

她应该想家乡, 毕竟成为和亲公主那一日起,注意了家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。

可是她又不该想家乡。蓝天白云的家乡景色虽美,可那里再也没有她的牵绊。连记忆都是酸苦。

“敏尔公主怎么不往前面去?”怀湘骑马到敏尔身边。她觉得敏尔应该很擅长骑马才对。

敏尔收回冗沉的思绪,侧首对怀湘公主温柔一笑, 道:“有一点被晒得不舒服。”

她说的当然不是真话。自小在宁族长大,家乡虽不是牧场千里,却是大多数自小就会骑马。她看着前面比赛的萨图雅和怀荔公主、小郡主, 并不想掺和,没有心思赛那么一场。

她又柔声问:“怀湘公主也不往前面去吗?”

“我不喜欢骑马。”怀湘皱了下眉。

她甚至有一点后悔,根本不该换上骑装参与这么一回。等回了宫,腿侧又要疼了……

前面俞嫣和怀荔正和萨图雅卯这劲儿赛马, 后面还有几位女郎穷追不舍。心不在焉的怀湘和敏尔慢悠悠地落在最后,时不时交谈一两句。敏尔是个安静的性子话本来就少, 两个人并不熟,怀湘也没主动说几句话。

前面突然一阵喧哗, 心不在焉的两个人才诧异地朝前望去。很多人往前面跑去, 瞧着像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“怎么了?”怀湘问身边跟着的宫婢, 很快得知是怀荔坠马。

怀湘撇了撇嘴, 嘟囔一句:“真爱逞强。”

远远看见燕嘉泽骑着马追过去,怀湘又撇了撇嘴, 她目光随意一扫,扫到刚刚和燕嘉泽站在一起的两个郎君。应该是今年的榜眼和探花吧?阳光刺眼, 有些看不清。她没怎么在意地收回目光,等着侍卫过来禀话。

从侍卫口中得知怀荔没什么大碍,她也懒得过去“关切”。日头很晒,照得她脸上不舒服,怀湘也没了骑马的心思,和身边的敏尔说了一声,便直接先回宫了。

怀湘走了之后,敏尔一个人了反倒更自在些。她已经不再往前去,将马停在一旁,望着前面热闹的人群。赛马比赛已经有了结果,没想到骑术精湛的萨图雅居然输给了中原的小郡主,敏尔有些意外。

再后来三三两两地散开闲逛、闲聊,她回头望向远处正在和中原官员说话的仓木达,不由蹙眉。她心中升起一股烦恼来,开始盼着太后寿宴快点开始快点结束,盼着仓木达早些离开。

仓木达是宁族这次进京贺寿主负责的官员,也是她以前的未婚夫,以后还会是她的姐夫。

仓木达的目光忽然落过来,敏尔烦躁地移开目光,她骑着马往前面的树林去,只想寻个短暂的清净。

敏尔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下了马,在一块小野花和杂草围绕的圆石上坐下,合上眼睛任由舒爽的风拂面,些许碎发一下又一下地撩着她的脸颊。

马儿在一旁无聊地踩着蹄子,敏尔没有理它,它便哒哒往前跑去。

“如果不是你,母亲也不会难产去世,不是吗?你天生就欠了我欠了阿爹,不是吗?”姐姐这样问她。

“敏敏,要从咱们家出一个人去和亲。虽然理应身为长姐的敏娜去,但是……”父亲欲言又止。

其实她知道父亲没有说完的话——但是姐姐怀孕了,怀了仓木达的孩子。

她觉得父亲没说出口挺好的,给所有人都留点脸面。可是继母还是当了恶人,喋喋不休地说着姐姐和仓木达的事情。

她去找仓木达,却听见酒后的他醉醺醺地对身边人抱怨:“敏尔胸大屁股翘可真不错!可她不受宠遭全家嫌,那我怎么得岳丈帮扶?嗝……还不如娶她姐姐……”

敏尔曾听乳娘说母亲难产弥留时还在对她笑,虚弱地说孩子平安就好。敏尔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,是不是这世上也曾有人喜欢她的存在,那么很短暂。如果每一个人出生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婴儿该多好,那她会选择一命抵一命宁愿母亲活下来。

草木沙沙,伴着脚步声。赵琉走过荒芜杂草而来,看见敏尔独自枯坐泪眼楚楚。他愣了一下,立刻停住了脚步。

敏尔回过神发现了他,她有些难堪地别开脸,用手去擦脸上的泪。

赵琉轻咳了一声,解释:“你的马独自回去,想着别发生什么意外,所以快来看看。”

今日之宴是赵琉筹备,他自然对各个方面多加上心。

敏尔胡乱地点了下头,没有回声,仍旧使劲儿去擦脸上的泪。可她不仅没能将脸上的泪痕擦去,还将手上不知何时沾的一点脏弄到脸上去。一张泪脸越发楚楚。

赵琉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,这个时候就该离开避嫌。毕竟这是要入父皇后宫的和亲人。可是敏尔那张脸越擦越脏,一会儿去了前面被旁人看见恐也不好。

他终是伸出手,将自己的一方帕子送过去。

池鹤苑是宁族来京这段时日暂住的地方。这地方还是姜峥挑选的,方方正正的小宫殿,四周不规则的莲花池围绕,不同品种的荷生在其中,有些已经开放,还有更多粉圆的花骨朵。这个时节住在这儿,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傍晚时候,天幕似乎一分为三,东边已经开始发黑,西边却烧着红黄的霞,中间大片发白的天幕。

有一件古人大师山水画收在池鹤苑,赵琉忽然很需要。可这东西如今放在池鹤苑,而池鹤苑如今又正招待外宾,直接去取来似乎不太好。所以赵琉在圣上的同意下,从暗道进到池鹤苑。

这是赵琉第二次接触敏尔,又为两个人的错误往前迈了一步。

敏尔刚梳洗完,头发还没有干透,她坐在梳妆台前对镜拢发时,门外响起一阵不耐烦的砸门声。

敏尔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,皱皱眉,不知是谁也不想理会。虽不知,可能这样砸门的人……她心里隐隐有了猜测。

不多时,仓木达醉醺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我、我有事情和你说。让、让……我进去——”

敏尔开了门,冷脸看着站在门外醉得不成人形的仓木达。她板着脸:“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身在中原应该谨慎些,哪能醉成这样。”

仓木达醉醺醺地嘿嘿一笑,道:“我就知道你心疼我。”

敏尔无语地转过脸去。她哪里是心疼他?只是担心他言行闯祸,给宁族带来灾难。

她不想和他说话,问:“你要说什么?说完快走。”

仓木达的眼前浮现了两个敏尔,一个足够勾人魂儿,何况两个?仓木达一阵恍惚,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敏尔时的惊艳。他们自小就有婚约,而敏尔因为其母的死被父亲送到外祖母家长大,等她回家时已亭亭玉立。仓木达未见敏尔时,已对这婚事不满。可见到敏尔那一刻,他承认自己色迷了心窍……

前途和美人,二者让仓木达纠结了很久。虽然他最终放弃了敏尔,转而和主动投怀送抱的敏娜在一起,可他总是时不时会想起第一次见敏尔的场景……

“出去!”敏尔赶人。

仓木达从回忆里回过神,不仅没出去,反而迈进房中,将房门在身后关上。

“我们本该是一对的。”仓木达说。

他一步步靠近敏尔,离得越来越近,敏尔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。望着仓木达眼中醉意掩盖下的炽意,敏尔懵了一下,她立刻一边向后退一边警告:“你喝多了最好立刻去醒醒酒!你看清楚了这里不是宁族,是在中原!”

“而我!”敏尔指着自己,“你该明白和亲公主代表什么!”

“我、我就亲亲你……”仓木达脚步踉跄地靠近,“最后一步肯定不、不能……得、得把你清清白白送进宫里……”

赵琉没有想到生平第一次当“贼”,就撞见这样的事情。献奉的和亲公主在中原的土地上,在即将入宫前夕,被宁族人轻薄猥亵,这简直又可笑又荒唐!

在敏尔的尖叫怒骂和各种摔砸声音下,赵琉从侧门踹门进去。

“仓木达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赵琉冷笑。

猛地听见赵琉的声音,仓木达吓得打了个哆嗦,一股凉气从天灵盖窜下去,让他立刻吓醒了酒。

“不、不是……”他想辩解,可此情此前如何辩解?他不知道赵琉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也完全顾不得想这件事。此时此刻,他脑子里只知道自己闯了大祸!他护送敏尔如今的一路上,馋这块天鹅肉许多次,可他知道敏尔不能碰,必须忍耐。今日着实喝多了,酒水果然害人!

敏尔被欺到圆桌和窗下的角落,鬓发凌乱衣衫不整。角落昏暗,她整个人缩在阴影里。

赵琉目光在敏尔身上扫了一眼,重新落在仓木达身上。

仓木达哐当一声跪下求情,声声啼血般诉说着自己是一时酒后糊涂,再不敢妄为。

赵琉听得不耐烦,他抬手唤人进来将仓木达压下去,他刚要开口,角落里传来敏尔带着颤的一声“殿下”。

她从阴暗的角落里奔出来,仓皇地跪在赵琉脚下,抬起一张带着伤的脸,说:“求殿下开恩!”

赵琉的视线落下来,落在她的脸。也不知道是碰的还是被仓木达打的,她唇角旁破了一块,血痕涂在她的唇上。

“你要为他求情?”赵琉冷嗤了一声。

“不。我是为宁族向殿下求情。”敏尔朝前跪挪一点,拉住赵琉的衣摆,“中原皇帝一句话,不知会给我的家乡带来怎样的后果。仓木达的混账行径不该连累我的家乡的子民。”

宁族是她的家乡,在那里没有在意她的家人,可是她遇到过很多热心人。那里的子民淳朴热情,他们应该幸福美满地生活,而不应该被战事打扰。

赵琉落在她染血的唇上的目光下移,她衣衫凌乱,雪色难遮。一立一跪,随着她的靠近,散开的衣领露出更多皑雪。赵琉甚至看见了雪上一点深粉。反应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时,赵琉愣了一下,侧转过脸移开视线。

敏尔也知道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,想让中原的皇子隐瞒很难。可是除了求情,她能做什么?

最新小说: 吉时已到 夫人她精通茶艺 黄天之世 被将军掳走之后 掌河山 和离后我选暴君 笨蛋表妹 银鞍白马度春风 三国之谍行天下 折金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