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节(1 / 2)

林蒹不疑有他,反正现在公司里谈江野也有一部分股份,他关心也是正常。

虽然说有投资人看好她的项目,但他们的共同要求就是在公司里有话语权,几轮谈判下来,林蒹明显感觉到他们对她的决策能力不够信任。她心中恼火,不想答应他们参与管理的要求,但又知道公司目前急需资金缓解,所以也没办法一口回绝。只能暂时施展拖字诀,不给出肯定的答案,就吊着人家。

林蒹本来想等扶持金到手再看看要不要跟他们合作,但扶持金还没批下来,一个新的投资人已经出现在她的视野里。准确地说,是以前拒了她的一家投资公司又主动找上门了,说是她留在那里的项目资料被他们的一位投资人看好,希望见面详谈。不仅如此,投资公司的人还暗示她,这位投资人是个大金主,叫她好好把握。

在社会上翻滚多年,林蒹早已不信天上掉馅饼的事。特别在商场上,利益往来,有付出一定求回报。付出越多,索求越多。林蒹对自己的项目有信心,但那是站在公司领导者的角度上。她希望探伤仪以后能成为公司的招牌产品。可要说一个工业检测设备能大赚特赚,她也不敢说这种大话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多一个看好她公司项目的人,以后在谈判桌上她也多一份筹码。抱着这样的打算,林蒹跟投资公司敲定了时间,去见了对她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。

投资人姓黄,是个操着本地口音的中年人。早年做服装外贸发家以后,开始做起了投资。

“我有个疑问,您对工业检测这块应该不是特别熟悉吧,为什么会看中我公司的项目?”双方聊了一会后,林蒹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心中疑惑。

对方哈哈一笑:“你以为只有你们才叫工业制造啊?纺织工业是不是工业?服装工业是不是工业?只要是工厂里出来的都要质检。而且现在不管是下游厂商还是消费者,对产品的质量要求是越来越高。你们这个无损探伤仪我觉得以后肯定有前途。”

“您说得对,是我狭隘了。”林蒹放下心防,笑着认错,又邀请黄老板去她公司考察。为了能拉到投资,怎么接待投资人林蒹都设计过不知多少次了。

可没想到这位黄老板只到她公司考察了一次就拍板投资了。搞得林蒹剩下的十八般武艺都没来得及耍出来。

“真是遇到贵人了!”事情谈妥之后,小李也跟着老板松了口气。

林蒹本人则直接被这块突如起来的馅饼砸晕了。以至于过了两天,谈江野出差回来时,她还跟刚拿到投资那样兴奋地搂着他脖子报喜。

“我就说你不用太着急,早晚能遇到识货的人。”谈江野揽住她的腰,淡笑着。

“说得你能未卜先知一样。”林蒹还在兴奋中,忽略了他些微的异样,朝他皱了皱鼻子做个鬼脸就跟他谈起接下来的计划。

研发这块有了黄老板的资金支援不用再靠生产部门的盈利养活。扶持金也已经通过申请,很快就能到位。

林蒹自己事情顺了,就忍不住关心起谈江野的公司。她圈着他脖子问:“你这半年老出差,到底在跟秦总搞什么项目啊?收益很好吗?”

“那肯定,没钱我往坞市跑做什么。”谈江野一句话带过问题,搂着她的腰转了半圈,把人抱桌子上坐着。假意生气:“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?见到我没别的话说,就是谈工作?”

“有呀,不过你确定要在这说?”林蒹抬起双臂,笑盈盈地绕过他肩膀,附着他耳朵悄声问。

一夜过后,林蒹揉着酸痛的腰走进办公室时,才意识到她问谈江野公司的事他压根没回答。谈江野似乎在瞒着她什么事?

林蒹心存疑惑,趁着公司暂时有了喘息之力,她就去查了查企业黄页。不查还好,一查把她吓一跳,谈江野公司的所有人居然变成了坞市的秦总!

谈江野把公司卖了?!

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资料,半天没吱声。过了好一会,想着给谈江野打个电话,号码都按一半,却又把听筒摁了回去。直觉告诉她,问另一个人或许能更快得到答案。

而此时的谈江野正在跟秦总通话,聊公司易主以后的对接问题。两人谈完公事,秦总也没急着挂电话,而是问他:“小谈啊,虽然现在事情已经成定局,但是我还想问问,你把你的心血就这么交出去,不心疼啊?”

“两害相权取其轻嘛,工厂是她的梦想,我不一样,我就是个商人,卖什么不是卖。”谈江野笑着说,“她那边情况很危险,连我送她的车都抵押进去了,我没办法眼睁睁的看公司出事。她又不肯拖累我,只能这么办了。不过好在有您出手帮忙,公司渡过这次的难关以后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。”

“行吧,你们结婚的时候可别忘了请我喜酒。”秦总说。

“一定。”

第109章 未来可期(正文完)正文完结

林蒹去找了黄老板, 刚开口,黄老板就露出了然的表情:“你果然发现了,我就说这种事瞒不了多久。”跟着, 他就把谈江野是怎么找到他,又是怎么托他的关系给林蒹投资。末了,又跟林蒹说:“虽然我是受人之托, 但你的公司我也很看好。我在东南亚有些门路,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外贸。”

早先林蒹他们拓宽销路的时候也考虑过出口, 但公司体量有限, 不可能去跑国外的市场, 要做出口最好是有个成熟的渠道, 当时他俩都没能找到合适的人, 也就把这个想法搁置了。现在有现成的机会送上门,她当然不能放过, 当下就跟黄老板聊起了出口的事。

等从黄老板办公室出来时,太阳已经西斜了。林蒹在路边等车, 看着眼前沐浴着橙黄色的阳光的景致,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好像变成了一个大号的甜中带酸的橙子。

直到这时, 她才有时间仔细回想谈江野这些个月里的种种反常行为。卖公司不是一个小工程, 林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动的这个念头,但她记得谈江野开始频繁飞坞市的时间, 那会公司的资金状况还没那么糟糕……或许,从她提出转让股份之后, 谈江野就有了这个打算?

林蒹喉咙里仿佛塞了团棉花,把内心奔涌的情绪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她一直知道现在的谈江野对她很好很好,可是也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能把倾注了心血的公司给卖了,只为成就她。

要知道, 那是他在宁市忍受了不知多少屈辱才保下的公司……

等上了出租车,有了遮蔽,忍耐多时的眼泪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,她恨不得马上冲到谈江野跟前问他为什么这么傻。易地而处,她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为他做到这一步!

她何德何能,居然能拥有这样毫无保留的爱和信任。

林蒹一路哭到了办公室,借着墨镜遮掩才没让人看出端倪。在洗手间冷敷补妆,盖住了哭过的痕迹之后,她才敢拎包回家。

谈江野既然想瞒着她,她也就装作不知道吧。林蒹最终下了决心,她如今能做的,只有努力发展公司,方才不辜负他的一番心意。

她在办公室里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,可回到家看到谈江野的那一刻,眼底却又控制不住地酸胀起来。她两下蹬掉鞋子,扔了包,一句话没说就光着脚冲向谈江野,直扑进他怀里。把谈江野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了?”他拍着她后背问,“谁欺负我宝宝了?还是公司有什么事?”

林蒹不说话,只把他抱得死死的。好半天才在他怀里闷声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你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林蒹敏锐地感觉到他身体有轻微的松懈。她喉头滚动,半晌才又憋出句话来:“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不知道谈江野听见没有,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,只感觉到他在她发顶印下了一个轻吻。

林蒹的承诺说得很轻,但执行起来却一点不含糊。解决了资金这个心头大患,林蒹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生产管理跟研发推进中。

黄总做外贸起家,虽然做的不是工业品生意,但他有靠谱的熟人在做工业品外贸,林蒹他们公司刚好有生产那边需要的零配件。相较设备而言,零配件只要能保证出厂质量,几乎没有什么售后的麻烦,两家公司相互考察之后,很快就完成了一单交易。

最新小说: 偏要 潮热夏日观察记录 纸老虎 新宠 有没有一种可能 娱乐圈隐恋 予以热忱 婚后 纯真 先婚厚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