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结局(2)(1 / 2)

很多人会认为他脾性冷倔、不好接近, 其实只有简行自己知道,一些的外壳都是为了伪装自己的脆弱。撇开一切,他的强大来源于自信不假, 同样也来源于恐惧。

他的自信造就恐惧,恐惧让他保持自信。这就是他的独到之处。

又过了一会儿,简凌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太过敷衍,于是又发了一句:行行真棒。[拥抱]。

简凌并不是一个对感情敏感的人,她无法洞悉周遭人的情绪变化, 也不懂照顾别人的感受。她总是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 为自己的事业忙碌。

也正是这个原因, 许多人觉得这母子俩的关系一定很差, 相处方式真奇怪。

但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要好。

简行系好安全带后, 打字道:你在D国吗?

简凌:在啊。

简凌居然也在D国?卡梅伦不是说简凌进医院了吗?

很快简行就反应过来, 卡梅伦说的是摩纳哥大奖赛的正赛当天,如果简凌在医院待到现在,那情况得多严重?

简凌在D国。

可他在比完赛后, 并没有看到简凌,这是不是能说明, 简凌在另一个地方等着自己?

简行:你在兰珩那边?

简凌:是啊,亲眼看着你男朋友差点被火化,怪担心的。担心你丧偶, 就跟过看看了。

看到火化两个字,简行眉头一跳, 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涌上心头。

简行:你还真是……幽默。

简行:他还好吗?

简凌:挺好的, 该在的都在。

简行:??

原本简行还挺踏实的, 一听他妈这么说, 瞬间放心不下来。

简行:我马上过来。

简行打开微信, 确认似的翻了翻,兰珩确实是没有给他发过消息的,也没有报平安。转念一想,哪个赛车手会边比赛边带手机的?没带是正常的。

当简行到达医院,顺着车队给的病房信息摸到相应的房间时,登时被房间里的画面惊呆了。

病房的位置很好,可以看出兰珩的待遇极好,从清闲的布局可以看出,兰珩目前已经没多大问题了。否则兰珩该进重病房。

让简行面色一变的是,因为过于着急,他忘了敲门,是直接将门推开的。在门推开的瞬间,房间里的多道视线,如同磁铁吸附而来,紧紧地黏在简行身上。

另外一只腿还在门外,简行的右手搁在门把手上,总觉得无所适从。他望着一双双直勾勾的探究视线,浑身僵硬得像是冰块。

倒是窗边正在喝茶的简凌慢悠悠地看了简行一眼,见简行不动,道:“杵门口做什么?进来喝茶。”

简行:……

简行看着他妈,他妈是真的在兰珩的病房里,和他妈的助理、也便是陆静喝茶。

病床边的陆思雨哭得梨花带雨,只是因为流了太久的眼泪,已经把眼泪哭干了。前一秒她还在嚎啕大哭,只是半天挤不出一滴眼泪。在听到这声开门声,她的表演也戛然而止。

看到简行,兰珩的父亲兰纪,面色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。

简行把门关好,尽量不让关门的动作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。他礼貌地看着兰纪和陆思雨,道: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两只眼红肿得跟兔子似的,陆思雨见了简行,显然有些兴奋,她一把甩开了兰珩的手,咻的一声跑到简行身前。

“我看你比赛了,你好厉害呀!世界冠军呢!你才多大?十九岁,你可真是太给华国争光了!”

兰纪急忙接住兰珩被甩开的手,眼里满是怜惜。

兰珩的双手都有轻度烧伤,脚部也是。因此双足、双手都经过了包扎,行动方面很是不便。

他的儿子从小到大都是当祖宗供着的,平时打个喷嚏,全家上下都要轰动一番。什么时候受过这么重的伤?

自从兰珩接触赛车以来,大大小小的伤受了不少。就算当儿子的不在意,他们为人父母,却没办法无动于衷。

简行被陆思雨的热情吓得往后退了半步,他略有尴尬,因为眼前的人是兰珩的母亲,因此他没办法保持以往的神情。可他的面向天生较凶,刻意的柔和只会让他的表情愈发不伦不类。

仿佛在计划惊天动地的阴谋诡计。

陆思雨看到简行这样子,被吓得眼神一躲,随后想到什么似的,鼓起勇气又看向了简行。

她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对我们家小珩有意思呀?”

简行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这个问题成功将喝茶围观的简凌二人也吸引了过来,简凌放下茶杯,往后靠了靠,寻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坐着,看热闹似的望着这边。

好像这不是自己的儿子,而是路边的路人甲。

简行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兰珩,俊美无俦的面孔褪去血色后,如添上冷色的月光,有一种随时会消失的破碎感。

简行道:“是。”

陆思雨皱着眉头,很是纠结的样子。她咬着下唇,看看病床上的兰珩,又看看简行。

她并不是傻子,平时也喜欢上网刷八卦,经常会和贵妇太太讨论各个明星的八卦,分享圈内新鲜事。

加上兰珩喜欢赛车,又进了F1围场,这也让陆思雨在贵妇圈火了一把。

说起这兰珩,最让贵妇太太们津津乐道的,还是他和队友之间的小故事了。

一开始的陆思雨不信,一看就是炒作。但架不住朋友的洗/脑,终于还是半信半疑。

你说明星炒作恋情就算了,一个赛车手和队友炒恋情?这不是脑子有泡吗?

简行的心逐渐悬起,指尖微微蜷起,面对陆思雨,如同等待一场审判。

这个过程是那么得慢,让简行的眼前几乎有些发黑。他本就身体不适,在比赛过程强撑了许久,虽然比赛一结束就有营养师为其补充能量,但身体的不适感依旧存在。

终于,陆思雨像是用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开口道:“那你要对我们家小珩温柔点哦,他很乖的,虽然有时候不大听话,但他是个好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简行愣了愣,整个人处于迷茫的放空状态,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兰珩,见兰珩毫无血色的面孔因他的视线有些泛红。他又将目光收了回来,许诺般地开口,“好的阿姨,我会的。”

简行觉得,大家似乎误会了什么。

这句话和他说?

不是应该和兰珩说吗?

得到了保证的陆思雨,心中大石终于落地。一路上她忐忑了很久,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心理建设。

如同大部分的母亲一样,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业有成、家庭美满,最好还是一帆风顺。既然他们家族能给孩子这样的条件,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不必要的苦。

父母都想力所能及地对孩子好,她也不例外。尤其是,她的孩子是那么耀眼、那么令她骄傲。提到兰珩,所有人都会夸赞她、羡慕她。

她喜欢别人这样称赞自己,因为这变相说明了她儿子的优秀。

陆思雨以为自己很了解自己的儿子,毕竟是十月怀胎出生的,他们血脉相承,是天下最亲近的人。谁会有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呢?

后来她发现了,并不是的。

她以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儿子,其实也会违逆自己。她以为会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儿子,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。她以为事事安排得面面俱到,可以减少孩子走弯路。

但她忘了的是,即便她铺设好了相应的人生道路,可要走的人不是她自己。

虽然还有很多地方还没想明白,但这些想法,足够让她感受到母爱的伟大。她在内心不断肯定自己、赞扬自己,自己可真是个好母亲。

陆思雨找了个蹩脚的理由,把兰纪拽出了病房。临走前,她拼命得给自己的亲家使眼色,虽然自己的亲家看起来不太好相与,但以后都是一家人,最好还是提前培养培养感情。

陆静轻声道:“要和亲……哦不,要出去透透气吗?”

简凌烦得厉害,见简行顾忌着她似的在原地不动,心中更是憋屈和无语。

简凌站起了身,说:“走吧。”

病房内终于归为平静,纵使心潮澎湃,面上却毫无波澜。

走至病床边上,简行坐在原本属于陆思雨的椅子上。他看了看病房的角落,被各种国际顶奢的logo纸袋一惊。

兰珩解释:“都是阿姨送来的。”

简行就知道,这跟他妈逃不了干系。

简凌喜欢各种奢侈品品牌,同样喜欢收藏,昂贵的价目表就是她工作的动力之一。

简行皱着眉头看着兰珩的双手,还有同样包着纱布的双脚,翻涌的怜惜之意几乎要将他淹没。

他想碰一碰,又怕兰珩疼,于是只能压下这样的想法。

兰珩左右晃了晃自己的手掌,想证明什么似的:“只是轻度烧伤,没关系的。”

怎么可能没关系?

责备地看了兰珩一眼,发生意外时的视频,他反复看了多次。火势是那么得大,偏偏在那个时候雨有些小了,还有些风,自然环境的变化像是要给这场意外增添一把火。

简行往下靠了靠,将耳贴在了兰珩的心脏口,近距离感受着强烈的心跳声,他才松了口气。

“幸好你没事。”

兰珩想伸手去触摸简行的头,来告诉对方自己没事的。但他手上的纱布太厚重了,也便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“我的世界冠军,你的奖杯呢?”

兰珩只能用其他话题来吸引简行。

简行一听,瞬间坐直身,他的脸上满是懊悔。

他给忘了!

将奖杯随便丢到了副驾驶,简行就朝医院赶来。把车停好后,便匆匆忙忙下车。

至于奖杯,早就被他遗忘到了犄角旯旮。

兰珩像是在笑,他又晃了晃双手,像是小孩子在挥舞着手掌。

“你今天的表现很棒。”

最新小说: 电竞经理从保级赛开始 我得丹田有手机 我是月卡党 王者时刻 我有千万打工仔 联盟之最强选手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炎黄神眷 网游:每十小时创造一个BUG 联盟之稳如防御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