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2章 1042大结局(1 / 2)

第1042章 1042大结局

当段嘉许对战临渊说了这段话,就沉默了。坐在对面的战临渊没有说话,只是在听着段嘉许一个人说。

“喝酒吗”“今日不是你结婚吗?喝什么酒给我一杯水就可以”就在段嘉许背对着战临渊给他倒水的时候,

战临渊突然对他说了一句话“我明白你是怎么想的,我也知道,但是我真的很爱初棠,忘不掉她,就好像她只是出差了,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。我用了无数次的谎言掩盖这个事实初棠她不在了”。战临渊慢慢的蹲下捂住自己的脸。

“但,战临渊你真的好过吗,谎言的背后是怎样的残酷,面对现实吧战临渊”。段嘉许拍了怕战临渊的肩,时间会掩盖一切,初棠……她在也不会回来了。

两个男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坐着,谁也不说话,好似比赛一样看谁先动,就如同当初与初棠在一起,看谁能对她好一样。

过了好久,战临渊缓慢的对段嘉许说“马上你就要结婚了,希望你能幸福”,“呵这还有什么幸福不幸福的,无非就是这样,还谈什么幸福不幸福的”

段嘉许面露苦涩的说到。段嘉许扯了扯衣褶,站起来对战临渊说到“如果忘不掉的,就记住吧”说完就转身立刻了。只留战临渊一个人在那里坐着,

战临渊听了到了段嘉许说的那段话,心里最深出的感情涌上来,没有忘掉一直没有忘掉自己对初棠的思念和痛苦,都被他深深的掩埋在心底以为不在意,不去想就不会难过,不会在受到伤害。战临渊苦笑到,原来一直自欺欺人的是自己…………

各方大家族的人都来到了。婚礼上人们交谈甚欢,讨论这今天的主角,段家家长段嘉许。

“我和你们说啊,段家主今日成婚,还记得那个轰动一时的女人初棠,还不是被忘掉了,段家主还不是娶了别人”

“你小点声,让人听到了就不好了”“哼,那有什么的”

就这样,人们都在想今天的主角,婚礼的歌声想起,战临渊看着婚礼的进行,

战临渊突然想起他与初棠的那场婚礼,比这个隆重,是那么美好,那段日子是多么幸福快乐,他觉的那是他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,就在他以为这就是一辈子,没有想的的是………

就在他继续回忆的时候,一声有请新娘新郎打断了他,他望向婚礼现场,看到了新郎段家家长段嘉许牵着新娘走向婚礼舞台中央,所有人都鼓掌祝贺那对新人,

他看见段嘉许亲手牵着他的新年走了过来,但是脸上却没露出半分高兴的样子,仿佛他是来参加别人的婚礼,哪样的冷漠。

他看着段嘉许身旁的新娘,久久的不能回过神,在那一刻,他真的以为婚礼现场的舞台真的是他的初棠。真的是那个让他很不得想把全世界都给她的初棠。

但他也知道那不是,即使那张脸很是相似,但也不是他的初棠,战临渊看这那一对新人,就想看当初自己与初棠一样。看着他们宣言,看着他们拥抱;看着他们亲吻。在教父的深沉和幸福的宣言中进行,他不禁当场动情落泪。

而与此同时,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里面,却上演着这样的有。

躺在床上的初棠慢慢睁开了眼睛,一束光照到她的脸上,她抬起一只手遮挡阳光,她睁开眼睛打量着这个房间。

心想“这不是我的房间吗?”

她慢慢坐起来,自言自语地说道“我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她想回忆发生过的事情,可是越想下去头越痛,痛的她坐在地上用双手捂住脑袋。可她的脑袋里始终有一个人的身影,却怎么也看不清,她用力的去回想却始终想不起来。

“陛下,陛下您终于醒了。”一个太监模样的男人在见到初棠之后,满脸的喜悦。

而初棠则在见到这一幕,瞬间脸色苍白。

难道……她这是回到了自己的时空了吗?

不!不是真的!

初棠掀开被子往网面跑去,古香古色的建筑,是她在南离国的寝宫无疑了。

她回来了,那战临渊呢?

初棠发了疯一般去寻找战临渊,可是所有人都告诉她战临渊已经死了。

初棠只感觉眼前一黑,再次昏迷了过去。

后来,初棠已经接受了自己回到这个国家的事实。

而在她的时空里面,她只是昏迷了几天而已。

而且初棠发现自己肚子也渐渐鼓起来了,太医说她这是怀孕了……

她怀孕了,怀的是战临渊跟她的孩子,为了战临渊的孩子,也要活下去,而努力生活,却整日郁郁寡欢。

“陛下,您腹中胎儿不稳,您一定好好好的养胎。”太医看着日渐消瘦的女皇,提心吊胆得很。

“我很好,没事的。”初棠有气无力的回答着。

“可您这样整日郁郁寡欢,就是您腹中的孩子也难以承受啊。”

说话这人风神玉树,唇红齿白,剑眉星目,好似从画中走出的魏晋时的男子一般。这个目若朗星的男子乃是南离国原本内定的王夫,初棠的青梅竹马,酆钰。

酆家代代必出几位南离国翰林学士,还出国几位宰辅,也算是簪缨世家了,自是可以培养出酆钰这般温润如玉的男儿,他这名字也算是人如其名了。

若无这场时空之恋,酆钰本应入赘南离皇室,可如今女帝心中已慢慢地装着一个另一个时空的男子,再也放不下任何人,包括酆钰。也是这场时空之恋让初棠明白了,曾经与这位青梅竹马的情分只是兄妹之谊,而战临渊才是她心之所属。

酆钰心里虽仍放不下初棠,但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,并未痴缠初裳,而是将这感情转化为兄长对小妹的关心,臣子对君王的忠心与爱戴。

“道理我都明白,可是想清楚和做得到是两码事,我会尽力让自己好起来的,给我些时间,你们也别太担心了。朕乏了。”一个朕字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“那臣先告退了。”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爱情的结晶在初棠腹中茁壮成长着,转眼间,分娩之期尽在眼前,初棠看着自己日间隆起的腹部,思念着心中的爱人。

忽有一天,边陲属国般若国上书,愿将本国二皇子献于南离国女帝为王夫。初棠自是不会准奏,谁料般若国复又上书,愿二皇子为妃妾。初棠仍不准奏,然这回几名宰辅上书言,属国几次如此低声下气,若不允准,恐伤周边属国之心,动荡家国。初棠无奈,只得将此事暂缓不提,日后再议。

这天,分娩之期终于到来,由于初棠整日愁容满面,心中烦闷,导致气血不畅,胎儿降生自不是十分顺利。

初棠徘徊在生死关头的时候,脑海中总是出现一个人的身影。她几度以为,若是过不去这一关,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了,可又怕死亡会带走她的记忆,她的关于他的全部的记忆,关于他,她不敢冒一丝丝风险,因此,她死撑着,不敢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终于,十几个时辰过去了,一个新生命呱呱坠地,哭声洪亮,似有吞星揽月之势,像极了战临渊的风格。初棠看着这个新生命,欣慰的笑了。对心中的那个人思念更甚。

三天后,初棠还未出月,她宣了一班歌姬入殿,为她演乐、助兴。此事传入臣民耳中,不少人议论纷纷,朝中御史也纷纷写了奏本劝谏。但太上皇与太后念及初棠刚刚分娩,想着女儿能疏散心结恢复身体便是好的,于是便压下了奏本。

几日后又宣了一班歌姬与舞姬,在寝殿中宴饮作乐。在外侍奉的婢仆们时时能听到女帝放浪形骸的大笑。

转眼间,一月之期过去了,女帝下旨,选国中美貌英气弱冠之龄之男子为皇嗣入宫伴读。

为皇嗣自幼挑选伴读之事在南离本是旧礼,可是一是没有刚刚满月便选拔伴读的;二是挑选伴读乃是为了陪伴皇嗣读书以及自幼建立深厚的感情,将来皇嗣若能荣登大宝,伴读便可成为可以倚重信赖之臣,自然年纪与皇嗣相仿为宜,而女帝为皇嗣挑选的伴读,年龄较皇嗣而言实在过大;

三则更为离谱,伴读最主要的任务便是陪伴皇嗣读书,辅助学业,多要求伴读或聪慧,或勤奋,或出身高门大族、书香世家,但此次女帝挑选伴读却是以容貌为先。不禁让人怀疑其中用意。

择选伴读的旨意下到各州郡后,底下的官员不敢懈怠,三日后待选的美男们便启程赶往国都。半月不到,举国英气美男便作为待选伴读齐聚都城。女帝下旨选拔伴读之事在平日处理政务的太极殿举行。大臣们纷纷质疑“陛下,万万不可,太极殿乃是处理政务之地,何等庄重,怎可用来行此事?”

初棠似乎是被战临渊传染了一般,面容冷酷问道“何事?”

众臣心中想着女帝此次挑选伴读的条件,却谁也不敢说出口,只能纷纷跪下,齐声道“望陛下三思!”

最新小说: 漫威之这个万磁王是好人 学神的小心肝又美又飒 他等了你很久 告白送错情书之后 荆棘热吻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官宣恋爱 开局在超神学院朝九晚五 穿成暴君的团宠皇后 我可以再等等 极品睿王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