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(1 / 2)

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项,每一项都简朴得令人心疼。有些是他自己想做的,身体好时,每天坚持跑一公里,看一部电影;三个月内,学完法语;争取学会做一道关于牛肉的菜;如果有可能,想养一只猫

让杨鸥眼眶湿润的,是接下来这些,譬如:

和鸥哥去沙漠看一次星星;再陪鸥哥好好过一次生日;想让鸥哥拍完《无主》,争取让《无主》上映

邢望海很少说,却全部都写下来了。他不是不擅长表达,只是过于缄默,将浓烈的爱意隐藏在平静之下。

杨鸥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些梦,既像来自于过去,又像来自于未来。这一刻,他幡然醒悟,那些恼人的梦境并不是什么启示或者答案

真正的答案正在他眼前,被他紧紧握着。

他们都要没有遗憾的放下过去,至于将来,那些息息相关的将来,没法预料,可杨鸥知道,每一项都会关于邢望海。也许许多年后,他都会记住当下的钝痛与酸楚,但更为强烈、盈上心头的,却是幸福。

你要快快好起来。杨鸥有些哽咽。

邢望海没说话,只是望着他笑,另一只手覆过他的手背。他们牢牢叠握在一起。

160.

邢望海出院那天,齐情主动驱车来了医院。

办完出院手续,已是傍晚时分。这天下了雨,气温骤降,挡风玻璃前甚至起了层水雾。齐情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,在车内一个人坐了很久,才上楼。

按照短信里给的病房号,以及畅通无阻的探病证明,他很容易就找到了邢望海的病房。病房的门虚掩着,他停住脚步,在门外站了一会儿。

尽管只有一指宽的缝隙,里面的风光却一览无余。

邢望海和杨鸥站在窗边,好像在说着什么,说话间,杨鸥的手指压在了邢望海的唇上。邢望海没有拒绝这份暧昧的举动,相反闭上了眼。

杨鸥慢慢靠过去,吻住他。

并不是那种激烈的吻法,只是嘴唇碰着嘴唇,却蕴含无限柔情。

吻毕,杨鸥碰了碰邢望海的头发,邢望海张开眼,对着他微笑。

齐情僵了一会儿,虽然并没有撞见什么干柴烈火的出格行为,却无端觉得躁人。大概是亲眼目睹到邢望海和其他人亲密互动,让他一时无法适应吧。他脑子很乱,心里更乱,转头又进了电梯。

下到停车场,径自坐进车里,他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。

他在想很多事情,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,还有过去。像是在美国过圣诞节,还有滑雪,有爸爸们、有邢望海以及他的家人,烤面包香和烤火鸡香几乎成为了他少年时期的标志性记忆;还有在奥地利求学的冬天,他在快接近零下的琴房里练琴;还有偶然在上海碰见徐幻森的那一天,发现他那双很深很黑的眼睛;还有在南极的点滴点滴,发现Ming的情书,掉进冰缝,以及在蓬塔伤心欲绝的分离;还有唐一曲指责他时,说他从小受宠惯了,越是得不到的,越是要得到......

各种各样的回忆和念头在他脑袋里盘旋,像是决堤一般,冲撞他的情绪。

这时,电话忽然震了起来。他看着屏幕,发了会儿呆,才接起来。

最新小说: 偏爱余生 重生后成了病弱王爷的宠妃 夫人她被偏执大佬扒了马甲 傲娇总裁路数多 顶流的超强助理 一往情深,傅少的心尖爱妻! 时光至此甜又暖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 太妃倾城 吾家医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