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 > 同人 > 娇术 > 娇术 第32节

娇术 第32节(1 / 2)

宋绘在这事儿上有些性子,打定主意要洗澡,钟娘无法,只得顺着她意思来。

宋绘泡了个舒舒服服澡,换了身素白的里衣,赤脚刚坐上塌,便看见顾愈进了屋。

宋绘先替他脱了衣袍,问道:“大人怎么这个点回来了?”

顾愈就着她的茶盏喝了水,应道:“回来收拾行李。”

宋绘目光在他脸上微顿,“出事了?”

顾愈是趁着空歇来她这儿一趟,长话短说,道:“山匪集结不少人把梁普围了,像是要攻城,情况有些不太对劲,我得过去看看。”

宋绘坐直身子,眼睛带着安静的灵气,笑着应道:“那我在这里等大人平安回来。”

顾愈无声揉了揉她指尖,过了小半晌后应下声好。

宋绘替顾愈穿上战衣,送他出了院子。

顾愈走到院门,因着细白轻软的初雪停了步子,而后偏头看耿平一眼,“传我命令,让士兵带些厚衣裳,迟一个时辰再上路。”

“啊?”耿平因这从来没遇到过的命令,蒙了一下,而后看见折回偏院的顾愈,反应过来,拱手应了声是。

宋绘正坐在塌边,晃着白嫩的脚丫子,由着炭火热气烘湿发,她看着去而复返的顾愈稍意外的张了张眼眸,“大人?”

顾愈目光定在宋绘脸上,突兀开口道: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春瓷几人相视一眼,而后福身鱼贯退出房间,带上门。

顾愈穿着战甲走到宋绘身边,捧着她的脸,摩了摩她耳垂,声音暗上两分,“替我解开。”

宋绘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,看着顾愈模样,大约知道是什么事了,她眨巴了两下眼,道:“大人,现在还是白日。”

顾愈根本没认真听她讲话,揉她耳垂玩,边催到一句,“赶紧。”

宋绘无法,只得伸了手。

宋绘在他腰间的锁扣上摆弄了好一阵,因着顾愈越发明目张胆的目光,手心发汗。

顾愈似懒得等她弄了,提着她的腰把她往塌里摆了些,自己解战甲,覆上去,低头吻住她。

边亲着,宋绘听见顾愈断断续续的说话声。

“梁普那边情况不明,我这趟出去应得好长一段时间,……也不知哪阵才能回。……你待在绍南,有事便让耿平给我递信儿。”

室内本就因烧炭暖和,由顾愈这么一摆弄,她全身都是汗,今个这回澡算是白洗了。

顾愈纾/解完,头埋在宋绘脖侧不起来,语气没什么力道,“不想走。”

虽是这么说着,外面有将领士兵等着,顾愈再不着调也不至于不遵守约定。

他搂着宋绘躺了半盏茶时间,而后起身用着冷水冲了澡。

顾愈还算有些良心,没让宋绘起来服侍他,自个儿穿好衣裳和战甲,和宋绘最后交代了两句,离开院子去集合场。

宋绘昏天黑地睡了两个多时辰,起身二回沐浴。

宋绘本不想洗两回头,但头发沾到了...,没法子。

夏陶在热饭,梅花在烧水,春瓷去领晚上要用的新炭,宋绘不得不叫着闲着暂无事做的钟娘进浴室帮会儿忙。

钟娘正给她打着皂角,春瓷匆匆忙忙,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绕进浴室。

宋绘偏头看她一眼,“怎么了?”

“五小姐那边出事了。”春瓷抬眸看了一眼钟娘,而后放低音量,覆在宋绘耳边轻声交代着。

宋绘没想着叶齐天动作这么快,也就一个下午时间而已。

她轻笑了下,回头看了眼钟娘,“帮我把沫子冲掉吧,差不多行了。”

钟娘应下,拿瓢舀上热水,顺着宋绘头发往下淋。

顾愈晚上不在,宋绘的时间完全自由,她找着机会给来庆带了信。

陈来庆本就混迹市井,散播流言蜚语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。

第二日,宋巧与马夫私通坐实,出乎许多人意料的,闲言碎语第一时间波及着了袁珠。

袁珠因着羞怯传得不明不白的流言成了此时伤己的利刃。

此前大街小巷都在说宋小姐的郎君倾慕于她,现在来看,这不知名姓的郎君定是这马夫。

能让两个姑娘依依不舍,念念不忘,这马夫不说其他,嘿嘿...床/上功夫定然了得。

宋绘觉着这么落井下石失了君子坦荡荡的风度,但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,她和袁珠没什么会还余地,倒用不着在这时候施舍善心,演什么握手言和的戏码。

第四十六章 绍南城破。

宋绘在后院开出了一块方方正正的菜地, 松土后洒上小白菜的种子。

虽已过了最好的时节,但小白菜也有这时候种的。

应能养活。宋绘算了算时间,待吃上第一茬小白菜,现在的乱局也已结束, 她刚好可以收拾收拾去临安。

钟娘拿着洗干净、用香炉烘干的衣裳走进院子, 便瞧见宋绘蹲在覆了一层雪层的院里, 在还没出芽的菜地里放油渣饼。

她快步走过去, 轻声道:“娘子, 这些事交给下人来做就是, 哪须得你来。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九零之厂花归来 和主神结仇后[快穿] 守夜者(四部全集) 黑莲花今天洗白了吗 我是降智女配她女儿 重回六零过日子 谁让我重生的? 论越前何时会暴露马甲 小娇娇(作者:小庄周) [综英美]中国超凡势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