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 > 同人 > 娇术 > 娇术 第5节

娇术 第5节(2 / 2)

宋绘也不反驳,由着她说。

待夏陶说热水打好了,春瓷才停了抱怨,催促宋绘沐浴。

外面下着雨,宋绘没法子出去了,她端坐在案前,打算替宋老夫人抄佛经祈福。

“出去吧,我有事会叫你们。”

春瓷和夏陶都知宋绘做事时不喜人打搅的习惯,齐声应是后,悄声退出禅房。

宋绘铺开宣纸,拿毛笔蘸了墨,安静抄经。

陈氏没有给她请书画老师,好在这俩都可以自己琢磨,宋绘的字虽称不上什么大家,但也还算规整入眼。

“噔噔。”

“噔噔。”

宋绘起初还以为是风声在捶打窗框,但几声后渐渐察觉出不对来,这敲击的节奏太平太稳了,宋绘灵光一闪,捏着笔杆的手紧了紧。

她将毛笔置于笔搁上,推了点窗,看见穿着一身玄黑色长袍的顾愈站在窗外。

宋绘根本没把顾愈那几句讨教棋艺的话放在心上,这时突然见着他,只觉得太阳穴一鼓一鼓跳着疼。

宋绘防着他翻窗,拉着窗棂不放,“我今日得替我祖母抄经,可能没时间与公子对弈。”

她穿着一套嫣红色的软绸袍子,湿润的头发披散着,碎发别在耳后,露出月牙色的耳廓,眼睛微张,神情中带着警惕和抗拒。

顾愈非但没被激怒,反而因着她除了假笑以外的模样,心情愉悦了几分。

“你开窗便是,我今日来是有事和你说。”

宋绘不喜这样被动的局面,她鸦青色的睫轻扇了扇,推拒到:“那劳烦公子一个时辰之后再来可好,我该用饭了,若这时不让丫鬟进屋倒惹了怀疑。”

商贾家罢了,还没资格让他登门拜访,不过是两人相交,无须让多余人知道,宋绘这番处理倒和他想法不谋而合,但这话由宋绘说,那就让顾愈不痛快了。

他面上的笑收了收,应了声“可”。

宋绘没留意他的神色,听到他应答后关了窗。

寺庙的斋饭极为简单,一碗粟米熬出来的粥,配上几碟酱、菹便是全部。

宋绘用完饭,天还没黑。

她坐回案边继续抄录佛经,边分神想着顾愈此番行事的目的。

她平日甚少出门,在春日宴前也未曾认识顾愈,不太可能是恩惠或者仇怨;

她虽棋艺拿得出手,但世上棋力高深的人不知凡几,没有必要与她死磕;

她对弈时侥幸胜了,但顾愈并非沉迷围棋博弈的人,应是不会因这么一盘棋耿耿于怀才是。

人行事无非是为了钱财权色,而她,宋绘停了笔,由着笔尖的墨汁坠在纸面上,变成一个难看的墨点,...而她只有色这一项能入人眼。

写了大半的佛经作废,宋绘停了笔,端坐着等顾愈到来。

白烛下去了一小截,蜡油滴聚在铜座上,窗户外传来男声,宋绘起身去开窗。

顾愈进屋,宋绘替他倒上茶,在他对面坐下,弯着唇,笑意不及眼底,“公子找我可是为了纳妾之事?”

顾愈神色微顿,挑了挑眉,虽没正面应,但看他神色,宋绘知道自己猜了个八.九不离十,她在心里叹了口气,不知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大佛。

宋绘很清楚,她现在走在湿腻的悬崖峭壁上,若是哪一句话说得不好,让顾愈不快了,这事儿可能就没法子善了了。

她打起精神,斟酌着开了口,“如若猜错还望公子勿怪,只是我与梁家少爷情投意合,几番与公子见面让我寝食不安,遂打算与公子开诚布公。”

这话说得婉转,但拒绝之意明明白白,顾愈心有不快,面色跟着冷了下来。

他顾子御是什么人,挥挥衣袖便会有大批女子争先恐后的扑上来,他需考虑的是在乌泱泱一大片的女子中选谁入他顾家的门,而不是曲意逢迎讨好谁,宋绘这番话算是踩到了他的狼尾巴。

顾愈轻呵冷笑了声,“你倒真看得起自己。”

宋绘听他这么说,也知自己惹怒了他,她安静受着这句奚落,为自个儿这个不像话的猜测道了歉。

她都这么说了,顾愈要是还有纳妾的心思就自己折自己面子了,但橘黄色的火光落在宋绘的脸庞上,她肌肤雪白,双目晶莹,仿若洛神出水,美.艳不可方物。

他非但没有消了纳妾的念头,甚至还想着,他不应该为多见她一面和她私下相谈,就该亮了身份上门说亲,哪会生出这些枝节。

顾愈想到这儿,心里越发的不畅快,他没有久留,借故离开了宋绘房间。

月明星稀,顾愈站在树的阴影下,目光飘忽,时不时在闭着的窗棂上停顿。

他如今二十有三,后院无人,膝下无子,祖母早就有意见,这次东安战事一结束,祖母就来了家书数封,催他回临安结亲。

临安世家林立,姻亲关系复杂,若是放到往日还无关紧要,但当今皇上身体每日愈下,储君却还未明朗,若是在此时结亲,站错了队,又会多出一番风波。

因此,他在绍南待着,并未按着祖母所说立即赶回临安,他本意是躲一阵时日,待祖母理清利害关系,他再回去相谈。

但,春日宴见着宋绘后,他心里有了点别的想法,他虽不能在这时娶亲,但可以纳妾。

祖母并非定要让他填了这后院悬缺,只是怎的也得有人嘘寒问暖,留下一支大房血脉才是。

他虽无意破坏宋绘姻亲,但长辈之命又是另一回事,顾愈想到这儿,眉间郁色消了些,转身离开。

宋老夫人在寺庙里吃斋念佛了几日后,身子骨渐渐硬朗了起来,他们原定的三日行程变成了小半月,直到四月过半,她们才收拾行李启程回了绍南。

最新小说: 春夜 朴实无华校园文 病娇藩王宠妻日常 我死后大魔王入赘养娃了 从海棠市逃出来的男人 虐过我的人都醒悟了(重生) 宫锁春意浓 豪门小少爷是财迷 喜时归 囚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