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 > 历史 > 皇帝侄儿拿我毫无办法 > 皇帝侄儿拿我毫无办法 第108节

皇帝侄儿拿我毫无办法 第108节(1 / 2)

谢明澜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连你都越发拘谨了,你以前面上恭敬,暗地里却是敢帮着他骗朕的,如今连你这样的胆色都惧怕朕,朕以后还能听到什么真心之言?”

苏喻本该告罪,但是这一次,他却道了一句真心之言:“他曾说过,陛下定是明君,还请陛下莫要自伤。”

谢明澜微微摇头道:“你当他那是什么好话?恐怕只有你信他。人主之患在于信人,信人,则制于人,正因如此,历代君王无不称孤道寡,朕亦是如此,想来也是,你的真心之言,即便说了,朕也未必听,未必信,罢了。”

那是苏喻听他第一次提起那个人,也是最后一次。

好像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不戴面具的样子了。

盛大烟火布满的夜幕下,皇帝将苏容唤到他兄长身旁,对他兄弟二人道:“皇后病了有一些日子了,太子孝顺,近日也跟着心神不宁得紧,致使功课落下许多,朕看珏儿比太子大些,性情也是个温驯能让人的,苏卿若是舍得,朕改日下旨召珏儿入宫做太子伴读吧。”

此言一出,莫要说苏家兄弟,就连站得近些能听到只言片语的公卿重臣都不由暗暗吃惊。

皇帝口中的珏儿,名唤苏珏,正是苏容的儿子,苏玖的同胞哥哥。

他怀中抱着苏玖,言下又有让苏珏去做太子伴读之意,再过几年只怕太子三师之位这苏家兄弟也要占个其一其二,显然皇帝是自己宠爱苏家不够,更要将苏家鼎盛再扶一代,此等隆宠天下谁能出其右?看来古语所说的“君子之泽五世而斩”也不尽然,这苏家眼看着运势便是要再延百年了。

皇帝虽是个商量的口气,但是苏家兄弟焉敢推辞,当下在众多嫉羡眼神中下拜谢恩。

见绿雪难得蹙起眉心,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,皇帝漠然望向她。

绿雪是不愿儿女掺进宫廷之事中的,她自幼被卖进宫中,受尽欺凌,后来被人所救,跟在那人身边,见多了皇室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,但是……

但是现在的皇帝心思深沉威严可畏,早就不是当年会跟她叠着声对骂的那个少年人了,她为人妻母,也不再是昔年敢拔刀刺向皇帝的无畏少女,此消彼长之下,绿雪迟疑着,终究垂下眼帘,缓缓随夫君下拜。

此事已定,皇帝又恢复了他一贯的索然神色,遥遥地望向夜色。

一头银发的首辅大人立在他身后,静静陪他看着。

明明是热闹到近乎喧闹的烟花,这两个人看上去却都有些寂寞。

见到这一幕的群臣如此暗忖着,想来也是,这二人相爱,此刻咫尺天涯,焉能不寂寞,实在令人生了些悲悯之心。

夜色如水,今夜的夜色却像是中元节时被花灯染上色彩的浔南河,是一时的繁华绚烂,却终归幽冷寂静。

皇帝在这般的夜色中,缓缓回望过去,隔着重重人群望向一处平平无奇的角落。

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宫宴散后,苏家几人出了宫门,像是默契一般皆不曾乘轿,只行在深夜寂静的长街上,像是对彼此有话要说,却不知为何又都保持了沉默。

苏珏虽然年幼,却不知随了谁的玲珑心肠,他看出大人皆怀了心事,他不问父母,反而一手牵着妹妹,一手拉住伯父的衣袖,抬首道:“伯父不愿珏儿进宫伴读么?”

苏喻垂下头,认真望着这个聪慧的侄儿,半晌,才缓缓道:“伯父不是不愿,是宫廷不比家中,伴读又需服侍在储君左右,荣辱生死皆在一念间,珏儿去了,日后必是要处处留心,伯父怕你过得不开心。”

苏珏认真思索半晌,道:“伯父莫忧,待珏儿辅佐太子殿下登基,珏儿功成身退,便随伯父去做大夫,再不涉足朝堂。”

苏喻默默摸了摸他的头,心中却道:这话倒是早慧淡泊,只是你还太小,以为世事皆是你能掌控的,还不知“身不由己”的滋味。

行至苏府门前,苏喻婉拒了苏容夫妇的挽留,独身一人回了那个清冷小院。

他的医术手札已经写完了最后一章,细细勘误了几轮,定了终稿,他提笔吸满墨,边忖着心事边舔了笔,最终在封皮上落下“温氏脉案”这四个字。

写第一个字的时候,落笔有些犹豫,不过待写完这个字,后面的也就一蹴而就了。

好像只要写下这个字,他便还是那个名唤“温素”的大夫,在黄沙漫天的边陲小镇开着一个医馆,有人眯着灰眸在药柜前不耐烦地抱怨:“赤豆?这怎么是赤豆?它明明长得和相思子一模一样!”

窗外月色映在苏喻的银丝上,也映出他眼中的温柔情意。

他静静地许久,直等到那墨迹干了,他唤来还未睡的老仆,嘱咐他寻个妥善之人将这医书送去塞北小镇,交给一个名唤“叱罗沅”的大夫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步出门扉,迎着凌冽寒风立在小院中,目之所及,是皇宫辉煌的轮廓,只是此刻月色浅淡,只映出一个灰扑扑的庞然大物。

那厢,也有人行在寒风中。

池水结了冰,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,寒意侵了进来,皇帝行在池边小径上,觉得越发冷。

最新小说: 我靠做梦暴富 穿成小说里的降智女配 草包公主 我靠沙雕在选秀C位出道 我怀了太子的孩子 芙蓉帐 修真之问仙 皇后一心混吃等死 我靠做梦暴富 可爱到头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