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下载网 > 言情 > 只为她荒唐 > 《只为她荒唐 完结+番外》TXT全集下载_12

《只为她荒唐 完结+番外》TXT全集下载_12(1 / 2)

林休宁抵着她的鼻尖,从她唇上离开,声音彻底哑了,但还听得出淡淡的冷意。

“第二次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32章多醉???你到底喝了多少?

“Merrychristmas!”

杜语心笑嘻嘻的站在门口,双手提着几瓶烧酒,像是给她一个惊喜。

她歪头,从刘芯彤身侧与门缝之间挤了进来。

“圣诞快乐。”姜阳站在门口手上提了个大塑料袋,朝她点个头。

杜语心将烧酒放下,朝着屋子左右看了眼,“咦?怎么就你一个人,林医生不在吗?”

“他在洗手间里。”刘芯彤将耳侧的头发挽上去,走到厨房拿出几个杯子来。

“拿杯子干什么,一人一瓶。”杜语心颇为豪迈的冲她扬手中的酒瓶。

姜阳听了,把东西放下,想起上次酒吧里的事,睨笑一句,“还对瓶吹,你行吗你?”

“哼。”杜语心鼻子里重重发出一声不屑,“看姐今天怎么给你干趴下。”

“……”姜阳眼皮颤了一下:“你能文明点吗?”

杜语心刚把吃的摆的整齐,门就又响了,她匆匆跑过去,是好几盒外卖。

炸鸡、披萨、烧烤各式各样。

“怎么买了这么多。”看着一张餐桌都快被淹没,刘芯彤忍不住说。

“之前不说好一起过圣诞的嘛,本来我还叫了陈香和钟姐她们的,不过一个两个的不是陪老公就是有急事,还好你回来了,不然这些更加吃不完。”说到这她又想起,补充道:“对了,阿姨没事吧。”

回来的路上,她把事情都和杜语心解释了,刘芯彤摇头,“没事,一个小手术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刚说完,林休宁出来了,黑色的额发有点湿,衬得人有些微微的冷意。

“林医生圣诞快乐啊!”杜语心腾出一只手和他摆了摆。

见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杜语心回头和刘芯彤咬耳朵,“还生气呢?不过你也是突然消失,人都要被你吓死。”

“……”刘芯彤默着,没答。

刚开始一桌人话都不多,喝了点酒都有些放开了,中途杜语心还嚷嚷着看了部喜剧,笑得整个人前仰后合的。

不知道杜语心带来的酒是什么牌子的,有些上头,刘芯彤虽然不敢自诩酒量顶好,但几乎没醉过。但或许是以前喝酒的场合不宜放松,今天,身边是熟悉的人,情绪也有些隐隐的欢喜,她一口一口的,也不知道自己给自己灌了多少。

刘芯彤喝酒上脸,此刻脸红的像是扑上了一层胭脂,看起来软糯可人的。她醉了就变得有些絮叨,还爱撒娇,和杜语心两个在一起,倒是看起来像两个醉疯子。

到了后半夜,杜语心醉得已经有些话都说不清,大着舌头边转圈边和他们挥手再见。

林休宁将两人送到门口再回来时,刘芯彤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脸颊绯红,红唇微张,看起来憨憨的。

他走过去在她旁边蹲下,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小巧的鼻尖。

被捏住的刘芯彤呼吸有些不畅,皱眉张大了点嘴,想要空气进去。可刚张开一点,嘴巴就立刻又被捏住,她被憋的喘不上气,一下睁开眼。

“醒了?”林休宁唇边带了点恶劣的笑。

她醉眼朦胧,沁出一点泪,拍开他的手,声音闷闷娇娇的:“干嘛。”

“你太臭了,洗了澡再睡。”林休宁站起来,微弯,双手把住她的腰,将人从椅子上捞了起来。刘芯彤柔弱无骨似的,整个人趴在他身上,脑袋歪在他的肩上,热热的。

“站直。”

这个姿势有些不方便,她直往下滑,林休宁托着她的腰往上提了下。

脖子忽然湿热,刘芯彤一口咬了上去,齿尖在他肌肤上磨了磨,有些酥麻的痒意。

“你说我臭!”她语气里带着控诉,但又因为没有力气尾音轻轻的,倒像是在撒娇。

林休宁笑了声,牙关有些软,“刘芯彤,你到底喝了多少。”

第33章圣诞快乐???“宝贝儿,圣诞快乐”……

安静了一会儿,她忽然抬起头,眼睛里水雾蒙蒙的。

“你还生气吗?”她问得小心翼翼的,脸上还带了点讨好的意味。

林休宁直勾勾地盯着她,忽然想逗她。

“嗯,还生气。”他将唇线拉直,眉眼也往下沉了沉。

刘芯彤一愣,眼睛眨了下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她醉得有些神志不清的,但还记得发生过的事情。他样子有些严肃,好像真的被自己伤得厉害了,刘芯彤有重重的负罪感,觉得自己好过分,但又莫名其妙的想要哭。

她这一滴泪把林休宁给看心软了,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“骗你的,不生气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她瓮声瓮气的吸了吸鼻子,像是不相信。

“嗯。”

或许是有些酒精作祟的缘故,她思绪有些跳跃,见他一张一合地嘴,忽然有点无所畏惧的。刘芯彤伸手摸了摸他的唇,喃喃地说:“你的嘴巴好漂亮,我可以亲你吗?”

虽然是个问句,但她没有等他回答,直接低头扑了上去。

软软的像是果冻,她有些飘,下意识就咬了一口。

她力道不轻,林休宁嘶了一声,手一松,她差点就滑了下去。

林休宁托着她的腰往上提了提,刘芯彤一下双脚悬空,低着头愣愣的看着他。

“怎么还咬人呢。”林休宁略仰头,噙住她的唇,一下一下吮吸,直到泛出嫣红。

刘芯彤被他亲的有些发软,脸上沁出了些汗珠,她呜咽一声,脑袋歪下来,“我想洗澡。”

“自己洗?”

“…我没力气。”

“那我帮你?”他声音哑着,像是哄骗小孩儿似的。

她思绪有点接不上,只跟着点头。

她被放在洗手台上,冰凉的砖隔着薄薄的一层裤料传到大腿根部,凉凉的。刘芯彤往前挪了挪,想要下来。但她前面被人挡住,两腿叉在两侧,不着地,也下不了。

“冷。”

她眼睛泛着水光,还有些媚态。

“自己想办法。”林休宁喉结动了动,开口却是慢条斯理的。

刘芯彤又往前动了动,仍旧是被卡,挪了一下就没了位置,反而和眼前的人越贴越近。

“下不来。”她垂眼,带着点哭腔的样子。

“那你求求我。”

“……求你。”

“再叫声好听的。”

“啊?”

“叫哥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叫就下不来了。”

“……哥哥。”

刘芯彤被他欺负得厉害,本来就有些晕乎的想哭,这下干脆直接哗啦哗啦掉下了眼泪。

她这模样也不知道是在折腾自己还是在折磨他。

林休宁把人抱下来,舔她唇边的泪,声音彻底哑了,压抑地说:“怎么就这么爱哭呢。”

一会儿可怎么办。

她哭得鼻尖通红,眼睫上满是水泽,脸红的和水蜜桃似的。

他下腹有些发紧。

贴过去张嘴裹住她湿湿软软的下唇,嗓音像是蛊惑一样的说,“彤彤,我们做.爱好不好。”

刘芯彤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,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就和他纠缠了在一起,她被他抱着,腿有些无处安放,只得勉力的勾着他的腰。

这个姿势让她有些累,她趴在他肩上喘气。

“我们去房间好不好。”

“不喜欢这里?”

“嗯。”

他嘶哑开口,“那你再叫我一句。”

刘芯彤眼角含泪,微不可闻的喊:“…哥哥。”

林休宁哑笑:“好。”

一个晚上她沉沉浮浮,全身都被揉的发热,从头发丝到脚趾都是酥软酸痛的。

她酒意散了些,睁开眼,眉目含春,刚想开口就又被撞了一下,她声音七零八落的,边哭边说:“……你混蛋。”

意识飘忽之间,只听得到一句低低的笑,又轻又软。

“宝贝儿,圣诞快乐。”

第34章正文完???“我一直爱你。”

圣诞过后的一个月左右就是春节,虽然她的假期短到只有十天,但刘芯彤对此非常的满意。这满意中4分是可以放假了,6分是终于可以逃了宁市回安城安歇几天。

在她对林休宁的记忆里,他是个风光霁月的人,虽然偶尔会对她露出孟浪的一面,但总体评价来看还是可以归为斯文得体的。

但此从上次以后,她算是见识到了这所谓男人的最恶劣的一面。

他对于床笫之间的乐趣就是对于颜色的执着。林休宁偏爱她穿红色,经常一本正经买回来红色的衣裙,说是让她换上看看,实则下一秒刘芯彤就被压倒在床上和他纠缠在一起。

他也不避讳,眼里直勾勾地就淌出欲念与沉沦,刚换上的裙子脸吊牌都没来的摘,就被他扯开,倒不至于撕坏,但是乱七八糟的被糟蹋的不成样。

这还不算,常常行至途中,就咬着她的嘴唇,要求她喊他。

上次叫“哥哥”的事情刘芯彤忆起后,羞耻的很,坚决不再肯开口,每当这时,林休宁总能有些恶劣的办法,逼得她眼角沁泪,只得娇娇弱弱的屈服。

刘芯彤被欺负的狠了,就张嘴咬他肩,嘴上不饶人的骂他混蛋,这时林休宁就只笑,还谓叹两句,“还是醉了好,乖的很,说什么都行。”

林休宁退开时,刘芯彤将被子裹紧,大半张脸都埋在里面,控诉他,“我对你高中时期的滤镜全都破碎了,你个荒唐昏淫的混蛋!”

他倒是当作夸奖一般的弯腰,掰着她的脸和她接吻,“我看彤彤可喜欢的很呢。”

不得不说他这故作孟浪轻浮的样子,确实让人招架不住,刘芯彤只能羞得一个枕头拍上去。

“去死!”

春节林休宁和刘芯彤都各自回家过,这里的房子就免不了要打扫一番,难得两人都有空,拿起一堆清洁工具就一起忙活起来。

刘芯彤偷懒的很,揽了一切轻松的工作,扫了一圈地就钻进书房。

她工作忙,书房自她搬过来后,进来的次数不超过一个手掌。近段时间累得很,一进来就倒在书桌前的转椅上享受。

不得不说林休宁还是很会享受生活,虽然房间里布置的风格都是淡雅简单,但所有的家具都是舒适度极佳,刘芯彤躺在椅子上都有些昏昏欲睡。

一会儿还有别的事,她站起来拍了拍脸醒神,而后拿起一侧抹布往桌子与架子上擦拭。他东西摆的整齐,也注意清洁,她也只是象征性的过过流程。倒是书桌一角一个木制的盒子吸引了她。

自从有了上次的事情,她对林休宁这种木制的盒子颇有兴趣,她走过去拿来,又坐到椅子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才慢慢打开。

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只——

一个发圈、一枚戒指、以及一张折好的纸。

她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枚戒指,是第一次见面时落在医院的那枚。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他这里。

刘芯彤莫名的就有些确定,剩下的东西也与自己有关。

盒子里的那张纸也已经有些泛黄,纸质有些脆,被折成了小方块躺在一角,她都怕打开后直接就成了碎屑。

纸上的字有些洇开了,娟秀工整,出自她的手。一句现在看起来用来表白有些矫情的话——

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”

看着那被划掉的的“日”改成“秒”,刘芯彤有些忍俊不禁,随后就有些鼻酸。这些东西和那本书和照片一样,被她随意的掉落,又被林休宁小心的珍藏。

刘芯彤想了想,往房间走去,在床头柜上挑出了那本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。上次回来后就被她随意的放在这里,一直都没想起来。

她打开书,照片被夹在里面,背对着露出后面空白的一页,上面一行字。

第一次才发现。

林休宁正在清理客厅的玻璃,正准备转身腰上就环上了一双手。他笑了一声,转过去要将人拉开,说:“我一身灰呢,脏不脏。”

怀里的人只越搂越紧,声音隔着厚重的衣料,闷沉的,像是两人心间的共鸣。

“你胸口的那串纹身是什么意思。”

这不是她第一次问,也不是他第一次答。

只是每一次都是在她意识有些涣散,指尖触到他的肌肤,才看到那串纹身,所以每一次她都以为,只是那带些情趣的回答而已。

只在这一刻她才知道,这一串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褪色的图案,是林休宁对她最简单也是最深沉,漫漫十年从没褪色过的那句。

“我一直爱你。”

-

春节的假期不长,刘芯彤在安城没呆几天就要开工,倒是柳萱彤提出要和她去宁市一趟。

最新小说: 王子殿下心很累[综童话] 逃生BOSS总在养肥我[无限流] 霸总怀了Alpha影帝的崽后跑了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 被迫洗心革面(快穿) 强宠娇妻:晚安,老公大人 乱世铮妍 娱乐圈之霸爱来袭 在修罗场求生[快穿] 献给陆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