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(1 / 2)

好不容易从犄角旮旯的录制地点中解放,他一看到安向笛就跟人民见到解放军那般激动。

笛子啊,我们真的是好久没见了!魏意一把鼻涕一把泪,心酸的不行。

安向笛好笑地看着他:变帅了啊。

得到夸奖,魏意一下子把眼泪憋了回去:那必须的啊,我现在连虫子都不怕了。

这后半句,安向笛不怎么信。

沈箫正和程友易在角落聊易声娱乐最近的发展,注意到安向笛这边的动静后,打断了聊天:我先过去一下。

程友易啧了一声,心道:果然有了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。

沈箫一接近,魏意就跟拉上闸似的闭了嘴,他经历过《求生》第一季和第二季,已经清楚地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位爷,不然倒霉的就是自己。

你们也好久没见了吧?安向笛觉得好笑,故意给沈箫和魏意搭话。

是挺久没见了。沈箫打量般看着魏意,那目光仿佛在说:注意尺度,注意分寸。

魏意轻咳一声,往后退了一步:是啊,沈总今天意气风发,英俊非凡啊!

那一嘴相声腔让安向笛笑出声来,沈箫紧绷的脸色也有了缓和,他轻吻了一下安向笛的唇:你们聊,我和程友易说完事情过来。

嗯。安向笛这段时间被照顾的特别舒心,此时乖巧得不像话。

等沈箫走远,魏意才敢继续跟安向笛搭话:我怎么没看到你儿子啊?

在里面睡觉,要去看吗?安向笛指了指宴会厅后面的休息室,他爸妈和保姆都在里面陪着。

要!魏意还没见过安向笛的孩子,他们都有大半年没见了。

安向笛把魏意带到休息室,他爸安宏贤正呆呆地看着两个孩子,丁梅坐在一边织毛线衣。

怎么进来了?看到安向笛,丁梅用气音问他。

带他进来看看。安向笛说着,把人领到婴儿车前。

魏意不知道为什么,紧张到同手同脚,把坐在一边的丁梅和保姆都逗笑了。

孩子大概是察觉到有陌生人接近,突然睁开了圆溜溜的眼睛。

魏意吓得僵在原地,不动了。

沈绍钧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子,最后捕捉到自己的小爸爸,口齿不算特别清晰地喊着:啪啪、啪啪

安向笛走过去,把沈绍钧抱起来,一边哄一边纠正他:不是啪啪,是爸爸。

啪啪、啪啪沈绍钧是个有原则的孩子。

这么小就会说话么?魏意很惊讶,他很少听说孩子满百日就会说话的。

绍钧很聪明。之前安宏贤只是觉得好玩所以教沈绍钧和沈绍云说话,安向笛本来没当回事,万万没想到沈绍云没学会,沈绍钧先学会了说话。

虽然还只是零碎的词,发音也不是很标准,但确确实实是已经学会说话了。

和聪明的哥哥相比,沈绍云身板不如哥哥大,学东西也没哥哥快,但这不妨碍一家人对他的疼爱。

沈绍云慢慢转醒,不哭不闹,眨巴了会儿眼镜后,冲魏意伸出了手。

绍云不认生,你抱抱他?安向笛想腾出手来摸摸沈绍云的脑袋,但又怕怀中抱着沈绍钧不安全,还是扼住了那股冲动。

我抱?!魏意连连摆手,不行不行,我还是算了。

试试看,有保姆在,没事。安向笛使了个眼色,保姆立刻把沈绍云抱起来,手把手教魏意怎么抱小孩。

把沈绍云抱在怀里后,魏意紧张地完全不敢动,僵在原地不说,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。

安向笛被他这如临大敌的样子逗笑了,偏偏沈绍云是个胆子大的,抬起手拽魏意的衣领,用的力气还不小。

魏意啊啊了几声,赶紧把孩子还给保姆。

保姆正要伸手接,从外面走进来的沈箫先一步接过。

谈好了?

嗯。沈箫点点头,又冲外面喊了一声,进来啊。

程友易磨磨蹭蹭挪进来,他前阵子把头发染回了黑色,还剪短了,看着不仅仅干脆利落,还把本就很高的颜值拔高了好几个档次。

果然优质Alpha还是有优质Alpha的优势的,光是这张脸,丢在娱乐圈里都能秒杀一众小鲜肉。

只是,程友易的衣品一如既往地糟糕,花衬衫沙滩裤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度假。

程友易也是跟着进来看孩子的,他和魏意这个慌慌张张的比,也没好到哪去。

沈绍云这个不怕生的伸出手要拉他,程友易吓得一个横跳,赶紧离远。

安向笛无奈:你们两一个不敢抱一个不敢碰,孩子都要嫌你们胆子小了。

沈绍云像是在配合安向笛的话一样,咿咿呀呀地指着程友易,仿佛在嘲笑他。

程友易也不觉得被一个小孩嘲笑丢人,摸摸鼻子:不碰不碰,看起来跟瓷娃娃似的,碰坏了万一要我赔我可赔不起。

丁梅和安宏贤以前有见过魏意,但今天还是头一次见到程友易,丁梅忍不住笑道:沈箫,你这个朋友倒是挺有趣。

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公司的大股东。

最新小说: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 重生年代福宝妻 哄我入睡 妖妃就该死吗 我是男主他哥 快穿 影后她每天都在抓鬼 一品修仙 探险手札 王子殿下心很累[综童话] 逃生BOSS总在养肥我[无限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