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门(1 / 2)

田晴的动作有些僵硬,她抬起头,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是陈晨管家,他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仿佛天上的太阳一样温暖,田晴的脸瞬间涨红了,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来,“陈管家。”

陈晨温和地看着她没有说话,眼睛里带着明显的疑惑。

这是一定要听到她的解释啊。

“哈,我刚刚在……练手臂力量。”田晴红着脸想解释,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蹩脚的借口,为了增强说服力,她握拳朝天空伸了伸,“教授说了,像这样动作,可以起到一点作用。”

一点作用四个字,田晴说地有些虚。

陈晨唇角扬了扬,并没有揭穿田晴的谎言,他上下看了田晴一眼,温温说道:“两个月不见,你瘦了不少。”

“嗯!”田晴闻言,仿佛一下子被治愈了,她拧着眉头面向陈晨,用力地点点头,“瘦了7kg!”

“好在没有出现健康问题。”陈晨看她这么用力附和的样子,唇角的弧度似乎又深了些许,“教授们虽然都比较严厉,但到底是有分寸的。”

这句话,田晴就不知道怎么附和了,她有些心虚地低下头,不想谈论教授的话题,因为明天就是结果展示的日子了。

零分……

除了开后门,完全想不到能通过的办法。

可是,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还是个f级残次品,唯一认可的朋友丽莎两个多月没联系了,她找谁开后门啊?还不如想想回地球来得现实。

想到丽莎和地球,田晴的心情瞬间沉郁了下去。丽莎现在情况怎么样,她其实已经不是很担心,因为她一个f级残次品都能活得好好的,比她优秀一个级别的丽莎肯定不会太差。

但是地球,她好想念啊,想念她的父母,她的护肤品,她的床,她的零食,她的学校,她的同学……即使是花花木木的,她都很想。

在这个世界快半年的时间了,大概是因为刻意控制自己不去想,她感觉自己对地球的记忆都有些淡了,这让她多多少少有些恐慌。

难道会一辈子都待在这里吗?田晴甩去这个念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

可是怎么办呢,她其实一点办法都没有,在这里半年了,仍旧摸不清楚状况,生活也只能接受安排,根本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怎么,119号,在红楼的生活不愉快吗?”温暖的声音把田晴从记忆里拉了回来。

她摇摇头,努力让自己挂上笑脸看陈晨,陈管家真的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,她不应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带到他的身上:“没有,挺好的,教授们都很耐心。”

能坚持一个半月才对完全不可教的她咆哮,她觉得他们是真的很耐心,搁她自己身上,她估计都做不到。

陈晨点点头:“是的,他们是修管家选购的最优秀的教授机器人,已经在上将府邸服务三十多年了。”

“嗯。”三十多年?田晴的思绪有些跑偏,科威特上将多大了啊,三十多年前就开始“选妃”?“陈管家,你找我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?”

陈晨往前跨了两步走到田晴身边,轻轻牵起她的手,才在她的满眼疑惑中缓缓说道:“我来带你回去。”

明明只是很寻常的一句话,却让田晴的心在瞬间被满满的温暖融化了,她愣愣地看着陈晨,好半天,才回过神来,垂下有些酸涩的眼睛:“好。”

按照礼仪,她需要躲开陈晨的触碰,因为陈晨是个管家,上将府邸的每一个美特莎都需要跟男性工作人员保持距离。不过,她是个f级残次品,甚至身份证明都不算在美特莎一列,她不拒绝的话,应该也不算违规。

就算违规,她也愿意。

因为温和的陈晨,此时就像一个温柔的避港湾,让她只想暂时蜷缩在里面。

虽然没有表现出来,但是这两个月的摧残让田晴的心里十分不安。因为,这些课程几乎无时不刻不在冰冷重复提醒着她,她跟这个世界上的美特莎的不同,她的格格不入,无所遁形。

陈晨拉着田晴的手把她带出了红楼,上了外面的一辆小汽车。

陈晨坐上驾驶位,田晴被他送到后座,一路上,他并没有吭声,甚至没有一个多余的表情,就好像做了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一样。

田晴假装看窗外,实际眼睛视线一直在偷偷看陈晨的后脑勺。

最新小说: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? 师尊补习班 在选秀综艺被迫当海王 和情敌结婚后我失忆了 你的人设不太对 全校都在嗑我俩的CP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? 蚊香牌女主[快穿] 才知他情相许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